驕陽似我

作者:顧漫

是不是我一直這么“二”下去,林嶼森就會一直找我加班啊?

我關掉了大辦公室的燈,去他辦公室探頭,敲了敲門:“副總,你還不走嗎?我先下班了。”

“等下。”

他收拾了一下文件,關掉了辦公室的燈,和我一起走出了辦公室。

夜晚的辦公樓里特別的安靜,一時間整棟樓好像只有我和他的足音。靜靜地走了一陣,我忍不住問他:“副總,你為什么老叫我加班啊?”

“聶曦光,這家公司你家有49%的股份,利潤一半歸你家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所以叫別人加班我會有罪惡感,覺得在剝削勞動人民的剩余價值,”他溫和地說,“讓你加班就沒這個罪惡感了。”

“……”我該說什么?

“還有,聶曦光,下班了你能不能不要叫我副總?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嗯,會有一種下了班還在給你打工的感覺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能說,這幾天我對這樣的林嶼森都已經習慣了嗎?這大概才是他的本性?我想起他和方醫生聊天的樣子,好像就是這樣隨意又風趣的感覺……

說話間,我們已經走出了辦公樓,我無語地朝他揮揮手跑開:“林嶼森,再見!”

他忽然喊:“聶曦光,回來。”

我又跑回去,“怎么了?”

“今天早上,我辦公桌上的無錫大阿福,是你放的?”

我抬頭望天,“是啊,有人說要抓主要矛盾嘛,我上次回蘇州的時候在火車站等車,忽然就頓悟了啊,就在火車站買了一個,十五塊錢,不用謝啦。”

“哦對了。”我補充了下,“那個是給你掛車上的,不是放桌子上的。”

他盯著我,“買了這么久,怎么現在才給我?”

“之前我一直在撫平大餐帶給我的傷痕呀。”一頓飯刷了我上班以來所有的工資啊~~~

“受創這么深嗎?你早點給我,說不定我就不會忘帶錢包了。”他驀地笑了,拋給我一個小瓶子:“三無產品,敢不敢用?”

我反射性地伸手接住,“這是什么?”

落在我掌心的是一個碧綠色的小瓶子,玉質的,卻一點冰涼的感覺都沒有,溫溫熱熱的,好像一直被人握在手中。

我擰開,一股清清淡淡的藥香撲鼻而來。

“去疤痕的中藥藥膏。”

“啊?”

“你那些皮外傷留下的疤痕可以用這個消除,效果不錯。”

“謝謝……”我忽然不知道說什么好了,“其實已經不要緊了,疤痕過陣子就淡了。”

“話是這么說,但是你現在這個樣子,我怎么帶的出去?”

什么帶得出去帶不出去?我疑惑地看著他,還有,他這一副挑剔的表情是怎么回事……

上一篇:驕陽似我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:驕陽似我第二十七章

全年一码中特